四川恒邦天府集团

menu

瑞松人的“勇者征途”

发布时间:2017-07-20 11:03

  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前言:“强化培训力度,拓宽培训广度,提高培训深度” 集团领导的要求犹在耳畔。在这一大政方针的指引下,瑞松项目针对团队需求及存在的问题,制定了详细的年度培训计划,计划从部门业务内训到骨干员工专业技能培训,从管理人员精神意识培训到全员团队力量塑造培训,自下而上,既起到了激励优秀的效果,又起到了鞭策不足的作用。

        本文记录了瑞松项目2017年全员拓展精彩瞬间,向大家呈现团队特有的风貌。


不确定的开始


        如画的鹤鸣山云雾缭绕,浓重的道教氛围向大家传递着“宁静致远,静以修身”气息。瑞松项目55人培训队伍如期而至鹤鸣山脚,谁也不知道即将开启的培训安排如何?这是一场游山玩水的旅行还是一场充满未知的较量?前路何在?终点何在?一切未知。


5公里的开场“下马威” 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 五公里,对于日常保持运动的大多数人而言,可谓“小菜一碟”,更何况今天的五公里是用来走的,不是用来跑的。可是,教练要求的走是快走,而不是一路赏花自拍的漫步。按照教练下达的命令,三支分队必须在40分钟内到达指定地点。

        大部队在谈笑风生间迈出了“勇者征途”第一步,时间一分分过去,大家从谈笑风生到气喘吁吁,从气喘吁吁到卧地休息。终于,大部队不再那么整齐划一了,我们能看到一部分人遥遥领先,气息自如——那基本上是日常保持运动的人。另外一部分人“光荣”押尾——那基本上是日常疲于运动长着啤酒肚的人。还有极少数人举手投降,坐上了“救援车”——坐上“救援车”的人并不知道,他们的队伍在他“投降”的那一刻已经宣告“首轮战败”。

        结局意料之外,却情理之中,最先到达的“飞虎队”是最后一名,最后集结的“火狼队”大获全胜。因为飞虎队18名成员只有16人完成集结,他们都不曾关注,还有两名同伴早没跟上大队伍的步伐,而最后集结的“勇闯队”赢在“全团抵达”。

        处于中间的“勇闯队”忿忿不平,他们认为他们更早完成集结,而他们忽略了他们的一名队员中途坐上了“救援车”。

        开场五公里的结束,没有让最先到达的队员有丝毫愉快,因为在教练眼中,你一个人的胜利毫无意义,团队的胜利才是被认可的结果。作为恒邦旗下项目公司之一,我们每个人想要的是自我的崭露头角,还是整个团队的荣誉?这个问题值得我们用心思考——想要走得快,轻装上阵,想要走得远,团队作战。


           6公里的泥泞峭壁


        如果说上午“五公里”的公路徒步是一道开胃菜,那么下午6公里的山路才是真正开启了这次活动主题——“勇者征途”。

        不同的是每个小队的战术已做了明确调整,体能弱的同事被安排在了队伍靠前位置,并安排体能更好的同事负责帮扶,以防掉队。山外骄阳似火,山林间却鲜有阳光射入,陡峭狭窄的山路泥泞而湿滑,加之空气湿度偏大更是加快了体能的消耗。一公里,又一公里。即使平时坚持锻炼的同事,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。

        渐渐的,滞后队伍中出现了怨言,越来越强烈的“抱怨”,负能量蔓延速度远远超过了组织者的预期,落后的队伍一度被负能量感染、传染,像病毒一样,难以遏制。

        观望前路,一直遥遥领先的队伍,却是另外一番场景——体力透支的同事呕吐了,有的女同事哭鼻子了,但他们身边永远都有个给他们不断输入正能量的队友,一直在鼓励他们“坚持下,马上到了”“包包给我,我给你背”“我陪你坐一会,脑壳清醒了又走”“不能放弃哦,你放弃我们这个队伍就完了,我陪到你”。

        到底是不同的心态决定了不同的结果,还是不同的结果导致了不同心态?

        终点在哪里?无人知晓。还要走多远?不得而知。也许你放弃的就是最后100米,也许营地就在下一个山口转角处。也许你咬牙坚持,终点却依然遥遥无期。这一刻大家拼的不再是体能,而是信念——信念恰恰源于你的心态和你身边的人。

        终于,在日落之前,除了4名“伤员”,大部队按时抵达营地,时间比预计的提前了整整30分钟。这样的结果充分说明,这一轮正能量占据上风。

        看看所有登顶的成员,无一不对自己充满敬意——

        王瑜,因为自身体重超标,在培训前一直给我报备“我不行,我真的不行,我肯定完不成,到时候你们不要笑我”。可事实是她在行进中几度呕吐,吐完以后擦擦嘴,闭着眼睛继续坚持,她是第35名到达队员,她不仅抵达了,而且不是最后一名。整个晚上,乃至第二天,我都能感受到这个姑娘身上的兴奋和骄傲,那是对自己的钦佩。

        何旭梅,生完孩子快两年了,一直苦恼自己身材没有恢复,2个月前开始尝试跑步并坚持了下来,在迅速健康瘦身的同时,她深深感慨运动带给自己的满满正能量。这一路,她不仅完成了自我挑战,遥遥领先,更完成了对同伴的帮扶,一路带着组织提前交给她的“帮扶对象”,抵达目标,不辱使命。

        傍晚,伴着袅袅炊烟,大家热热闹闹谈着这一路的感受,再多的感受无非就是一主旨——如果只有我一个人,今天我是肯定到不了终点的。


虐心的“领袖风采”


        大家吃过自己动手做的柴火饭,在自己搭建的帐篷中休整一晚后,迎来了大雨滂沱的第二天。大家还是不知道这一天会发生什么,又有多少未知在等待。

        整个上午的主题其实只有一个简单的游戏—— “人体扫描”,每队中选择两名队员共同持一根橡胶绳充当扫描仪,其他队员迅速通过扫描仪,速度最快者获胜。

        但引起大家高度重视的是,每次比赛,用时最慢的一队,都必须由组长作为代表,无条件接受体罚。

        第一轮,“勇闯队”居后,两名队长上台接受了20个标准俯卧撑的处罚,“火狼队”“飞虎队”在一边纷纷嘘声不断。“勇闯队”的两名队长,在大家的戏谑中,带着尴尬的笑容轻松完成了体罚归队。他们的队旗,被教练放倒在地。


 

        第二轮,倒霉的“勇闯队”“霉开二度”,两名队长上台接受40个标准俯卧撑的处罚。其他两支队伍依然嘘声不断,纷纷庆幸自己免于一劫。但当勇闯队队长钟良廷的俯卧撑做到第20个以后,现场嘘声渐渐变小直至静止,大家看着钟良廷在地上挣扎着一起一伏,每个人表情逐渐凝重,慢慢嘘声变成了鼓励声,每个人都在给他加油鼓气。因为二度失利,教练要求他们亲手在自己的队旗上撕出一把口子,大家迟迟不忍动手,有的队员一度哽咽,最后由何旭梅代表队伍执行了这个残酷的仪式,在撕开那一刻,她早已泣不成声。(培训结束后,她请我不要放出她痛哭的照片,当然,这个要求,我不能满足她。)

        第三轮,谁都不忍心再看到“勇闯队”上演“帽子戏法”,但竞争又是摆在大家面前严酷的事实,在片刻同情后,各队又投入到了新一轮的较量——这一次,“火狼队”战败。如果说对“勇闯队”的处罚是身体的折磨,那么对“火狼队”的处罚则是对他们精神上的鞭打,“火狼队”队员每人亲手给他们的队长“醍醐灌顶”,从头顶泼下一杯冷水,有的队员不忍下手,草草了事,都被教练严厉呵斥“重来”。因为这一切后果,都是他们“赐予”。当然,“火狼队”的队旗也被放倒在地,“勇闯队”终于可以把他们躺在地上伤痕累累的旗帜重新扶起,那一刻,我发现,“勇闯队”的旗手比任何一刻都更看重这面旗帜。

        第四轮,“勇闯队”终于还是给大家上演了“帽子戏法”,这一轮他们的队长需要接受的体罚是80个俯卧撑。思虑良久,终于他们选择放弃,而放弃意味着“全军覆没”。那一刻,现场的空气凝重到静止,只有教练刺耳的训斥伴着雨声一句句针扎般传入耳中“今天你们可以放弃,回去呢?工作呢?生活呢?如果你的老板选择放弃,如果你的领导选择放弃,你怎么办?你能怎么办?这不是游戏,这是较量,和你们公司面临的市场竞争如出一辙,真正的市场,没有放弃,不进则退……”“勇闯队”的队旗在这一轮被彻底烧毁,所有队员看着冉冉燃烧的火苗,有的不服气、有的痛哭失声、有的自责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快那么一点点。

        最后一轮,终于轮到“飞虎队”接受体罚了,根据规则,这一轮体罚是140个俯卧撑。可“飞虎队”是唯一一个选择了女队长的队伍。教练上前,问到飞虎队的女队长吴茂林“你放弃吗?140个,你肯定不行。”吴茂林摇摇头。教练再问:“最后一次问你,你放弃吗?”吴茂林大声说:“我是搞销售的,我绝不放弃!”就这样,巅峰对决的巅峰体罚拉开了帷幕,一边是队长盖刚利伏在地上做着标准俯卧撑,即使曾经是保安队队长,这个体罚对于浑身长满肌肉的他而言,依然挑战巨大。一边是吴茂林一下一下做着标准深蹲。而不同的是,这一刻再无组别界限,在场所有人集体为他们加油打气,“火狼队”队长陶达、田禾自发在一旁陪伴,只因为他们说“我们尊重对手,尊重他们不放弃和我们对决到最后的勇气。”终于,一切结束,“飞虎队”是最后一只落败的队伍,但是他们的队长用坚持诠释了“愿赌服输”的凛然。

        如果说前一天的路途是对大家体能的考验,那么第二天“领袖风采”便是对团队心灵的洗礼。何为领袖?何为队员?何为团队?——每一名队员的努力程度决定了团队的结果,而这个结果无论好坏都将由你的领导最早承担一切后果。你只看到你的领导代表团队上台领奖的一面,你没有看到你的领导低头站立接受训斥的一面。团队从来都不止是领导一个人的团队,它属于队列中的每个人。


脚下生风的归途

        伴着小雨,大家操着正步由大马路归程,5公里的路程,不再有时间的限制,大家相互扶持,脚下生风,沿着坦途,引吭高歌,一路向前……